國家醫保局:17種抗癌藥納入醫保報銷目錄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17種抗癌藥納入醫保報銷目錄,大部分進口藥品談判后的支付標準低于周邊國家或地區市場價格,將極大減輕我國腫瘤患者的用藥負擔。

  今天(10日),國家醫療保障局印發了《關于將17種藥品納入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乙類范圍的通知》。經過3個多月的談判,17種抗癌藥納入醫保報銷目錄,大部分進口藥品談判后的支付標準低于周邊國家或地區市場價格,將極大減輕我國腫瘤患者的用藥負擔。

  本次納入藥品目錄的17個藥品中包括12個實體腫瘤藥和5個血液腫瘤藥,均為臨床必需、療效確切、參保人員需求迫切的腫瘤治療藥品,涉及非小細胞肺癌、腎癌、結直腸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多個癌種。17個談判藥品與平均零售價相比,平均降幅達56.7%,大部分進口藥品談判后的支付標準低于周邊國家或地區市場價格,平均低36%。

  國家醫療保障局局長 胡靜林:特別是這次機構改革為我們這次談判工作創造了很好的條件,一方面就是醫保制度的整合,使得我們醫保有了更大的戰略購買力。會讓我們在談判中有更強的話語權,能夠更好的實現以量換價這個目的。這些抗癌藥納入醫保以后,會使大量的原本負擔不起的患者可以用得上新藥,可以改善他們的治療效果。

  抗癌藥醫保準入專項談判充分體現了對醫藥創新的重視和支持,17種談判抗癌藥品中有10種藥品均為2017年之后上市的品種。

  國家醫療保障局局長 胡靜林:這次納入目錄的抗癌藥都是近幾年新上市的藥品,專利的存續期還比較長,那么通過醫保對這些優質創新藥的戰略性購買,可以起到促進和推動醫藥企業加大研發投入,以研制更多更好的創新藥,惠及了廣大患者。

  國家醫療保障局要求各統籌地區要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談判藥品的供應和合理使用。因談判藥品納入目錄等政策原因導致醫療機構2018年實際發生費用超出總額控制指標的,年底清算時要給予合理補償,并在制定2019年總額控制指標時綜合考慮談判藥品合理使用的因素。同時,要嚴格執行談判藥品限定支付范圍,加強使用管理,對費用高、用量大的藥品要進行重點監控和分析,確保醫保基金安全。

  藥品支付標準是準入談判的核心

  今年6月,國家醫療保障局新一輪抗癌藥醫保準入專項談判工作開始啟動,44個目錄外獨家抗癌藥經過專家評審和投票遴選,并征得企業意愿,最終17個藥品獲得談判成功。本臺記者獨家跟蹤采訪了國家抗癌藥醫保準入現場談判工作的過程。

  2018年6月,國家醫療保障局剛剛組建成立后,按照國務院抗癌藥降稅降價工作部署,立即啟動了目錄外抗癌藥醫保準入專項談判。在醫療組辦公室專項工作進度表上,專家評審、提出備選談判藥品、指導企業準備談判材料等20項工作,都按照明確的工作日期,穩步推進。

  央視記者 張萍:現在是2018年9月15日11點35分,抗癌藥進入國家醫保的準入談判正在我身后的這間會議室進行當中,經過近三個月的準備,涉及到12家企業抗癌藥品將在今天完成最后的價格談判。

  抗癌藥國家醫保準入談判第二組談判組組長 王艷君:今天的談判呢,我們是由五位專家組成的,由國家醫保局和人社部社保中心授權與企業的價格談判,我們整個的報價程序是有兩次,企業進行第一次的報價以后呢,再進行第二次的報價。兩輪的談判請企業一定慎重。

  談判專家組專家是由國家醫保局專家庫抽取,來自山東、云南、北京、江蘇等地,大多曾參加過省級醫保談判。整個談判過程,國家醫保局進行了全程錄像。

  抗癌藥國家醫保準入談判第二組談判組組長 王艷君:我們一方面要掌控降價的空間,我們希望最大限度讓利于參保人,讓利于基金。但是企業的話,你也要考慮到它的研發成本,生產成本和上市的成本。所以雙方的利益都要考慮。所以我們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的。談判都要慎重。

  記者觀察到,抗癌藥談判工作分為兩個談判組進行,在進入會議室前,參加談判的人員,只能攜帶必須的文件材料,任何通訊設備都不能帶進會議室。

  藥品支付標準是國家醫保藥品準入談判的核心,也是國家醫保經辦機構與藥品生產企業間博弈的核心。

  如何通過談判在醫療保險基金可承受的基礎上,實現醫療保險資源的合理配置,同時保留企業合理利潤空間,激勵其進一步創新投入,合理的藥品支付標準成為談判的關鍵所在。

  記者:您參加這次談判緊張嗎?

  制藥企業代表 朱益飛 :坦率的講還是有點緊張的,雖然我們都清楚整個流程,但是畢竟這是關系到一個產品以什么樣的合理的方式能夠進入國家醫保,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涉及到談判藥品的價格保密工作,雙方談判時,記者獲準在談判室外進行拍攝。記者觀察到每一個企業談判代表進入談判室時都表情凝重,這場談判關乎到,抗癌藥能否進入醫保報銷目錄?又將以什么樣的價格進入醫保?

  制藥企業代表 楊馨波:這個壓力肯定是顯而易見。尤其對于這樣一個進入中國市場比較短,而且還在專利期的藥物。這個降價壓力真的實在非常巨大。

  17種藥品均低于周邊國家或地區價格

  此次談判抗癌藥,均為治療血液腫瘤和實體腫瘤所必需的臨床價值高、創新性高、病人獲益高的藥品。這些藥大部分都還處于獨家專利保護期限內,談判難度非常大。

  正在談判室外進行密切商量的是德國默克公司的談判代表們,這已經是他們第三次從談判室出來,他們談判的藥品名稱 西妥昔單抗注射液,主要治療結直腸癌,2017年第一輪國家藥品談判時,就有西妥昔單抗注射液,但是最終談判失敗。這一次談判,對于國家醫保局和企業來說,雙方都想找到一個平衡點,以什么樣的價格能夠談判成功。德國默克公司的談判代表,一直不停地打電話和總部進行溝通。

  默克中國 腫瘤事業部高級總監 袁澤之:我也看您可能跟總部在溝通,這個主要原因是因為價格是嗎?

  默克中國 腫瘤事業部高級總監 袁澤之::對,因為總部對我們是有些授權的,我們可能也要跟總部進行溝通。

  記者:現在談的價格可能已經遠遠超過總部給您的授權了嗎?

  默克中國 腫瘤事業部高級總監 袁澤之::肯定,因為我開始拿到的授權,我沒法達到,我必須要再請示。

  根據數據顯示,西妥昔單抗注射液2017年的平均價格為4200元左右。整個談判過程持續了30多分鐘,最終雙方達成一致,簽訂了價格協議書。談判后的價格由4200元降到1295元。

  記者:它(西妥昔單抗注射液價格)應該是一個什么樣的程度呢?

  默克中國 腫瘤事業部高級總監 袁澤之:應該說我們是給了全球最低的一個價格。通過這次醫保談判,我們能夠通過以價換量,讓老百姓得到應用,這對中國的老百姓是個好事情。

  制藥企業看中中國市場,采用“以價換量”的策略,以降價換取銷量。而國家醫保談判專家采用“以量換價”的策略,最大限度將價格降下來,此次談判成功的17種藥品,最終的價格全部比周邊國家或地區要低,這樣的結果,談判雙方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抗癌藥品醫保支付標準評估過程更科學

  國家醫療保障局成立不到4個月,完成了抗癌藥醫保準入的國家談判,這場談判備受矚目,談判經歷哪些程序?醫保底價又從何而來?

  談判準備階段,“企業報送材料”、“專家評估”、“價格談判”三環節明確分工。企業按照要求報送藥品基本信息、療效價格等方面資料。專家團隊從藥物經濟性和基金支撐能力兩方面進行評估,提出評估意見。醫保經辦機構另行組織談判專家與企業代表進行價格談判。

  制藥企業代表 楊馨波:在這個意見上其實已經給我們介紹了在醫保支付標準的各個依據,這些都幫助我們很好的去定位我們的產品,也能幫助我們很好的和我們的總部做溝通。

  國家醫保局通過兩組平行評估的方式對談判藥品開展評估:一組是基金測算組,在充分利用2017年上一輪藥品談判中調取和收集的醫保數據基礎上,在很短的時間內又補充了21個統籌地區的最新數據,前后涉及26個省份68個統籌地區,共1.7億條基礎數據。此次談判還引入了國際通行的評估方法,采用成本效用等藥物經濟學方法測算藥品進入國家目錄后的預期支付標準,并就銷量增加情況作出定量預測。

  制藥企業代表 鄧閱昕:我們可以從中感受到國家這一次對于藥品談判價格的測算用了更加科學的評估方式。

  下一步的重要工作是爭取早日讓群眾盡早能買到降價后的抗癌藥,這要涉及各省招標平臺的公開掛網、醫療機構的采購、臨床醫生的使用等方方面面,各方需加強協作,讓談判成果社會效益最大化、讓廣大參保人實實在在享受到醫保改革的紅利。